520小说 > 耽美言情 > 纨绔世子妃> 第二十七章 催眠唤醒

第二十七章 催眠唤醒

    战场后断臂残骸,整个汾水弯都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,叶倩的声音铿锵冷厉。

    众人都不说话,不约而同地看向南疆京城方向。

    叶倩收回视线,看着沈昭,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,冷厉一改,笑道:“原来你就是沈昭,皇祖父咒术的传人。”

    “叶公主!”沈昭对叶倩拱了拱手,并未行大礼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一表人才!从今日起,你扬名天下了!”叶倩扫了云浅月一眼,忽然道:“楚夫人,我说过不会挖你墙角的话不想算数了怎么办?这沈昭实在是个人才,本公主见到他之后就不想放手了啊!你能不能割爱将他留在南疆?”

    云浅月挑了挑眉,“沈昭是属于自己,叶公主若是能让他同意留在南疆,本夫人也无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哦?楚夫人如此大度?”叶倩忽然一乐,问向沈昭,“沈公子,留在南疆如何?”

    沈昭看向云浅月。

    云浅月对他温和一笑,“叶公主必定高官厚禄对你,沈昭,你想留在南疆吗?你属于自己,想留在南疆的话,大爷、大娘也放心源珠变。”

    沈昭摇摇头,看向叶倩,坚定地道:“沈昭仰慕景世子,立志去天圣。”

    叶倩闻言眨眨眼睛,在云浅月和沈昭身上打了个圈,笑着点头,“原来沈公子仰慕的人是景世子,南疆的确小国,不能与大国相较,既然沈公子立志去天圣,志向高远,本公主就不好为难了。”

    沈昭不再搭话。

    “秦玉凝定然借机偷偷去南疆京城了,我必须即刻赶回去,楚夫人,再去京城坐坐?你对舅舅有救命之恩,护住了汾水城上万百姓,阻住了苍少主和蓝家主,又帮助沈昭击杀了反贼叶霄,对南疆大功一件。本公主定要好好款待一番,不能早先匆匆的一杯薄酒就打发了你不是?”叶倩看向云浅月。

    云浅月淡淡一笑,“秦玉凝是小菜一碟,叶公主、云驸马、国舅就可以轻而易举处置了她。本夫人还另外有事,就不同去京城凑热闹了。至于好好款待就不必了,按我们早先说好的,叶公主别忘了备厚礼送去楚家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楚夫人好会为楚家主敛财。”叶倩哈哈大笑,“既然楚夫人另外还有事,本公主便不强留了,定备厚礼去楚家道谢。”话落,她拱了拱手,“楚夫人,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“后会有期!”云浅月也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楚夫人说另外有事,要去哪里?”一直没开口的云暮寒此时出声。

    云浅月看了云暮寒一眼,这两日他显然未曾休息好,面色有些憔悴,她克制住情绪,淡淡一笑,“家兄传书,让我回南梁一趟。”

    云暮寒眼睛微微一眯,“楚夫人口中的家兄是南梁睿太子?”

    云浅月知道云暮寒这是对她身份起疑的兆头,因为他是曾经的南梁太子,自然清楚南梁之事,她不动声色地笑道:“是啊,他是我义兄,我父母皆无,孤身一人,早就将义兄当家人,所以说是家兄。云驸马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云暮寒眼底一丝疑惑略去,摇摇头,“指教不敢当!听说南梁王昏迷至今未醒,楚夫人可是去救南梁王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救醒,总要试一试。”云浅月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就不多留楚夫人了!楚夫人走好!”云暮寒也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云浅月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楚夫人,我也会去南梁一趟,你可搭载上我一个老头子一起行路?方便照顾。”南疆国舅忽然道。

    云浅月看向南疆国舅,挑眉,“如今叶公主回京之后就会昭告天下南疆王大限以至奔丧发丧了吧?国舅难道不送南疆王一程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舅舅,您总要去的!父王弥留之际还提起了您。”叶倩立即道。

    南疆国舅洒脱地摆摆手,“人都死了,还见个什么。不去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,舅舅你要去。万一那秦玉凝整什么大幺蛾子,我打不过她怎么办?您可必须跟我去南疆京城,我拦不住楚夫人,总不能让您走了。”叶倩拉住南疆国舅的手,“我的亲人长辈可就剩下您了呢!”

    “你个小丫头,算了,我就与你去一趟南疆吧!”南疆国舅妥协,拍了叶倩脑袋一下,对云浅月笑道:“楚夫人在南梁可会逗留几日?”

    “不见准!”云浅月摇头。

    南疆国舅似乎叹息一声,“本来我想与楚夫人拜个忘年交,看来只能后会有期了!”

    云浅月心思微转,笑了笑,“国舅想与我拜忘年交来日方长重生之分身神话最新章节!”

    “也是!”南疆国舅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叶倩看了南疆国舅一眼,又看了云浅月一眼,眸光闪过一丝奇怪和疑惑,他看向云暮寒,云暮寒对她微微摇了摇头,她并不询问,笑道:“沈公子难道也与楚夫人一起去南梁?”

    云浅月看向沈昭。

    沈昭刚要说话,风烬先一步截住他的话道:“我正巧要去天圣京城,沈公子既然崇拜景世子,就与我一同上路吧!”

    沈昭看向风烬。

    风烬又道:“楚容爱妻,天下皆知。沈公子,你确定你要一路跟着楚夫人?你如今名扬天下了,再不是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,再跟在她身边的话,流出什么不好的传言,对你,对她,都不是什么好事儿。沈公子读百家书,识古今字,这道理不会不知吧?”

    沈昭脸色一白,大声道:“我对楚姑娘没有非分之想,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话对我说无用,你能堵得住天下悠悠之口?”风烬打住沈昭的话。

    沈昭被抢白,一句话卡在喉咙里。

    “风烬!”云浅月面色一沉,“沈昭读的是君子之书,行得正,坐得端,堂堂男儿,志在庙堂之高,光耀门庭,安君天下,收起你那乱七八糟的想法。”话落,她改为传音入密对他怒道:“我看你是被谁荼毒了,别忘了你是谁的人!”

    风烬闻言瞪眼,要反驳什么,被云浅月沉着的眼睛看着,到底是噤了声。

    沈昭看向云浅月,面色有隐隐动容。

    云浅月转回身,对上沈昭,眸光温和,“沈昭,我本来应该遵照大娘大爷的嘱托将你带去京城,但如今既然风家主要去京城,你就与他一起吧!我带你去南梁,的确诸多不便。8风家主武功高强,定会保护你安然无恙。你跟着他,我也放心。”

    沈昭点点头,“我对楚姑娘信任钦佩,无关男女之情。风家主误会,令我醍醐灌顶。既然楚姑娘不方便带着我,我与风家主一同就是了,你放心吧!我不会给风家主添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云浅月笑着点点头,“给他添麻烦也没什么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去京城?”沈昭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一定,去了定会找你。”云浅月道。

    沈昭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叶公主、云驸马、国舅,我们告辞了!”云浅月也觉得带着沈昭去南梁不方便,如今风烬既然愿意去天圣京城送他她自然愿意,她只身去南梁,轻装简行,可以有很多方便。

    “好!”叶倩、云暮寒、南疆国舅齐齐点头,“楚夫人、风家主、沈公子路上小心!”

    云浅月三人再不说话,转身离开战场。

    士兵正在打扫战场上,无数断臂残骸被清理收走。

    叶倩目送着三人身影走远,回头对云暮寒和南疆国舅道:“暮寒,舅舅,我们现在就启程回京!看看秦玉凝偷偷摸摸去京城能翻出什么大天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云暮寒收回视线,点点头。

    南疆国舅也收回视线,自然无异议。叶倩吩咐人将叶霄的尸体装上车,押送回京祭奠南疆王室列祖列宗。另外吩咐陈将军、李将军镇守汾水城留下来处理战场安抚汾水城百姓,便带着一队人马同云暮寒、南疆国舅连夜回京你终将爱我

    南疆去南梁有一条超近的路,不过需要翻山越岭。云浅月进了汾水城后,打算走那条最近的路,便与风烬和沈昭分开,她的踏雪给了风烬,自己只身进入了深山。

    沈昭不放心地看着云浅月远去,对风烬道:“风家主,楚姑娘毕竟是个女子,虽然她能耐大些,但是一个人走山路,难保不会出事。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风烬看了沈昭一眼,对他凉凉地道:“她的本事你不是都见过了?她不吃老虎毒蛇就不错了,那些东西吃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沈昭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刚刚说的话是真的,对她只有信任钦佩,没有男女之情,否则的话,任你再有才学,也是死路一条。”风烬警告沈昭。

    沈昭看着风烬不好的脸色,顿时怒了,“风家主,你看我不顺眼可以自己走,不必屡次提醒我,我自己清楚自己几斤几两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风烬忽然笑了,“原来还是个有脾气的书生。”

    沈昭转头就走,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

    风烬看着沈昭的背影,片刻后,笑着抬步跟上他,拍拍他的肩膀哥俩好地道:“我的话对你没害处,那个女人你可别惹,她不是个女人,而是个毒药,沾了她,不知不觉就会毒死人。被她毒害的人多了去了,她却犹不自知。我看你大好男儿,若是被她毒害了,岂不可惜?所以也是一番好意。”

    沈昭停住脚步,倔强地道:“楚姑娘人好,心地好,怎么会是毒药?你不要胡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没认识到她的本质,她其实是个自私自利,冷血无情,心比毒蛇还毒的女人。”风烬叱了一声,道:“这个天下也就一个人能制得住她,别人制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!我看你对楚姑娘是有成见。”沈昭推开风烬。

    风烬对他瞪眼,“你这个人怎么听不进去好话?那个女人我从小就认识她,她是什么人我清楚得很,岂能是你这个才认识几天的小子比得?”

    沈昭冷哼一声,“你们都听命于景世子,我看你是因为和她在景世子面前争功不过,嫉妒楚姑娘比你能耐,你才对她背后说坏话,我才不会上你的当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风烬失语,不敢置信地看着他,“我和她在景世子面前争功不过才说她坏话?你脑袋怎么长的?”

    “你甭管我的脑袋是怎么长的,总之我不会信你。”沈昭哼道:“即便如你所说,楚姑娘有诸多不好,但那又怎样?我看见的都是她的好和心底仁善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风烬看着沈昭,半响有些恼怒地道:“我看你是中毒不轻!”

    沈昭似乎也不想与风烬纠缠这事儿,不再理他,牵了他的毛驴骑上离开。

    风烬有些气,片刻后又忍不住笑了,翻身上马,跟在沈昭身后,对他道:“沈昭,我问你,你对景世子有多推崇?”

    “推崇备至。”沈昭道。

    “那对楚夫人呢?”风烬又问,“如今楚夫人在你心中比景世子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能比?”沈昭瞥了风烬一眼,“景世子是景世子,楚姑娘是楚姑娘,明明是两个不同的人,如何比?”

    风烬慢悠悠地吐出一句话,“果然是中毒不轻。”

    沈昭再不理他,显然也是被气着了,硬气地道:“风家主,你为什么总看楚姑娘不顺眼?很难让我不得不怀疑楚姑娘哪里得罪了你网游之倒行逆施全文阅读。”

    “她得罪我的地方多了去了!”风烬哼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!”沈昭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风烬似乎对沈昭已经无语,没了话说。

    二人沉默地走了一段路后,沈昭忽然道:“不对,风家主,你是不是喜欢楚姑娘?”

    风烬闻言瞥了沈昭一眼,“喜欢她的人脑子都是不正常,你看我像脑子不正常吗?”

    “看你很像。”沈昭打量风烬。

    风烬翻了个白眼,“从小我就看出那女人的本质,恨不得掐死她,喜欢她什么?在我看来,她最是一无是处。”

    沈昭怀疑地看了他一眼,见他一脸嫌恶,转过头去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风烬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段路,沈昭忽然又问,“风家主,你认识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!”风烬斜了沈昭一眼,“你问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些好奇!这些年我也是听着她的传言长大的,有人说她纨绔不化,有人说她惊才艳艳。似乎在每个人的心里,她都有一个模样。我想她能得景世子如此喜欢,定然是极好的吧?不知道比楚夫人如何?”沈昭径自道。

    风烬哼了一声,“也是个祸害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风家主,怎么在你嘴里女人都是祸害?”沈昭偏头对风烬瞪眼。

    “就这两个女人是祸害。”风烬道。

    “那叶公主呢?蓝家主呢?还有天下的女子呢?她们都不是祸害?”沈昭看着他。

    风烬不屑地道:“那些在我眼里都不算是女人,都是一根草而已,本家主管那么多?”

    沈昭打量风烬半响,将他的鼻子眼睛似乎通通看出个窟窿后才吐出一句话:“风家主,我看你的确是脑子不正常,需要看医。”

    风烬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沈昭再不说话,二人一前一后,一匹毛驴一匹马,踢踢踏踏走着,脚步出奇地一致。

    云浅月自然不知道风烬和沈昭在她走后这一番话,此时她早已经进入了深山,依然是南疆地界,多毒蛇毒虫,但对她依然避而远之,她打着夜明珠,穿越山木丛林,向南梁而去。

    她走了一段路后忽然想起青影,让他一直跟着伊家、华家、凌家的三位少主,今日那三人没出现,青影也未曾路面,她停住脚步,试着喊了一声,“青影。”

    “浅月小姐,您终于想起属下了!”青影声音从大后方传来,有些幽怨。

    云浅月顿时笑了,回头看去,“让你盯着那三人,如今那三人在哪里?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三人本来的目的应该是杀了汾水城的总兵,祸乱汾水城的百姓,让百姓恐慌,与秦丞相和秦玉凝里应外合,拿下汾水城。不过他们杀了汾水城的总兵后,我便派人阻住了他们,将他们引到了一座院子里,那院子里布置了世子传给我的阵法,他们破解不了,如今估计还在院子里困着。”青影声音隐含了一丝笑意,“三个废物而已。”

    云浅月好笑,“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没见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青影“嗯”了一声,“若不是世子打算收服他们,我便杀了他们算了相师为官最新章节。”

    “十大世家一直同气连枝,如今因为你家世子和摄政王才分门立派,变为了两派。杀他们三人可能对你如今来说轻而易举,但是他们后面是三大世家,能争取过来就争取过来,争取不过来的话再行下手,毕竟十大世家未必一定非要斗个血流成河。”云浅月道。

    青影“嗯”了一声,表示认同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跟在我后面,那墨菊呢?”云浅月想起墨菊。

    “他如今在从京城回来的路上,应该快到汾水城了,接替了我接手那处院子,说服那三人。”青影话落,补充道:“这是世子刚刚飞鸽传书的吩咐!”

    “你家世子又来传书了?没有我的?”云浅月扬眉。

    青影摇摇头,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那说了我什么?”云浅月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青影依然摇头。

    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,“看来是生气了,信也不给我写了。”

    青影没了声,显然也是认同这话。

    云浅月放下手,继续向前走去,暗暗想着她如今不回天圣京城,再去一趟南梁,等她回去之后他估计就能消气了,希望消气了。

    翻越崇山峻岭的话,从汾水城到南梁大约要一日夜路程。

    深夜走山路,即便是冬季,这南疆气候温暖湿润,也是草木葱茏,到第二日天亮,已经翻越了两座大山。云浅月不但不觉得疲惫,反而觉得身体轻盈,周身气息轻软绵柔,她能清楚地感觉到灵术充沛。

    “浅月小姐,您发觉您身体的变化了吗?”青影在身后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!”云浅月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灵术真是匪夷所思,属下觉得您在这山里,似乎气息自动地围绕着您转。”青影也是有些奇异地道:“连属下都沾光了,走了这么久,也不觉得疲惫,反而神清气爽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了南疆问问我娘,我对这灵术一知半解。”云浅月道。

    “世子一直不喜您会这个,而您在汾水城的事情我和墨菊自然半丝也不会隐瞒世子。您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与世子解释。”青影道。

    云浅月“嗯”了一声,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“世子说灵术有害,但是属下怎么看也不像是对身体有害呢!反而看起来您不但武功也高了,这灵术也似乎越来越神秘。尤其是您一入了山,身体便自动地吸收天地灵气,而这山间的草木虫兽不见萎靡,反而也神采奕奕。真是不明白。”青影疑惑地道。

    云浅月笑了笑,“我也不明白,看起来是无害处。不过爹也说因果循环,让我少用。但我不是用来害人,而是用来救人,心地存有仁慈,大约万物也能感应我的仁慈,正因为如此,我才得以厚待,灵力不失,反而增高吧!”

    青影认同地点点头,唏嘘道:“大约是的,您这回筑堤救了数万人。”

    云浅月想起筑堤,心底也唏嘘一声,这还是昨日在山里的时候墨菊的问话提醒了她,他说她既然能催动控制山间的毒物,大约也能控制别的事物吧?她模棱两可地回答也许,后来看到秦丞相施水术摧毁堤坝,她情急之下动用灵术止水,果然管用,不止沈昭惊骇了,她当时心底也是惊骇。

    “实在有些可怕!”青影道。

    云浅月叹道:“是啊,太惊异匪夷所思了世家子的红楼生涯最新章节!当初我找爹学习的时候,没想到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南疆咒术也是匪夷所思,咒术一直被人们认可。如此想来,您这个灵术也不是那么可怕。据世子说,灵术是神之术,咒术是巫之术。只不过是因为两千年前云族隐世了,再不被红尘所踪,帝王着卷宗销毁了关于云族的一切记载,这才没有了云族和灵术之说。您如今会这个有历史可考究,也不是天外奇谭。”青影道。

    云浅月笑着点头,“说得也是,那我不必怕有朝一日飞登成仙了。”

    青影脸色一变,“世子是不是怕的是这个?”

    云浅月笑着摇摇头,“哪里有那么神?这大千世界,有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。云族既然曾经成长于红尘后来又隐没于红尘,便都有它既定的道理。在我看来,不过多了一项保护的技能而已,无非比武功更厉害一些。”

    青影微微松了一口气,但还是有些不放心,“您这回去南疆,一定要问问云王妃关于灵术和云族的事情,免得世子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云浅月点头,是该问问。

    青影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二人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本来艰险难走的山路,在云浅月走来却是分外获益,愈发气息绵浅,脚步轻盈。而青影跟在她身后,也是获益匪浅。

    竖日走了一日,夜半时分,二人来到了南梁。

    南梁虽然与南疆离得近,但是却是两种风貌。南疆多山地丛林多毒虫,而南疆而是气候绵暖,风景宜人。刚踏入南疆京城的地界,便觉得连空气都是一变。

    若说南疆是阴湿多雾气,那么南梁便如江南女儿多润泽。

    虽然是夜间,但是南梁城外的玉女河星火璀璨,歌舫画舫立于河上,虽然不像是三年前云浅月来时一般分外热闹,但也有一丝笙歌曼舞的气氛。

    云浅月想着大约与南梁王突然昏迷卧病在床不醒有关。否则这样的星火这样晴朗的夜,玉女河自然该是热闹一片了,才子佳人,吟诗作对,风花雪月,南梁最是浪漫。

    青影隐了身形,云浅月向城门走去。

    她刚走了不远,身后走来一辆车碾,她往边上走走,给让路。不料那辆车碾在她身后却停了下来,车帘掀开,一个人探出头来,对她问道:“姑娘是否要进城?”

    云浅月转身看向马车,只见是一辆华丽的马车,车中男人极为年轻,大约不能称之为男人,看起来像是与她差不多大的一个少年,按照这个时代男子十八岁及冠来算,他定然未及弱冠。但眉眼英气十足,掩盖了他姣好的容貌,让他看起来虽然年少,但少年老成,一双眸光清亮,隐隐有一丝千锤百炼的筋骨。她未曾见过他,不认识,但可判定此人身份应该是不简单,不动声色地道:“是!”

    “如今深夜,城门早已经关了,没有特殊身份,不能进城。我看姑娘孤身一人,身上隐约带有风尘之气,是才从外地赶来南梁吧?若是姑娘不介意的话,给我看一眼你的文书,你若是身份不可疑,我可以带你进城。”少年道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往常都是这般好心吗?”云浅月看着少年。

    “你这女子,到底进不进城?我家将军往常哪里理会这等闲事儿?今日是因为深夜回城,路上就见到你一个女子,怕你落宿城外,如今京城内外都不太平,以防你出了什么事情,才想好心带你进城。你若进就进,不进就少废话。”车前一个赶车小童顿时对云浅月瞪眼。

    “凌墨!”少年沉声止住书童。

    书童连忙噤了声时空之序列最新章节

    云浅月忽然笑了,看着少年道:“我不知道你是谁,万一你是坏人怎么办?你要看我文书可以,但也要先让我知道你是谁,我才能决定跟不跟你进城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多此一举了,姑娘既然如此胆大,自然不怕露宿城外。”少年放下帘幕,吩咐道:“赶车!”

    凌墨小童狠狠挖了云浅月一眼,马车缓缓走起。

    云浅月眨眨眼睛,忽然伸手一拉车扶手,轻轻一纵,挑开帘幕,跳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大胆,谁叫你……”小童立即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赶你的车。”少年阻止住小童,对云浅月伸出手,“文书。”

    云浅月伸手入怀,将一张纸扔给他,便开始打量车厢,车厢内不如车外面看起来华丽,而是十分简单整洁,除了被褥外,没有别的零碎之物,她收回视线,靠在车壁上,打了个哈欠。几日没睡觉,出了深山便开始犯困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前来京城访亲?”少年看着文书挑眉。

    “嗯!”云浅月闭着眼睛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尊亲住在何处?”少年又问。

    云浅月懒洋洋困意浓浓地道:“太子府!”

    少年一怔,看着她,眯起眼睛,“姑娘可当真?这开不得玩笑,太子府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。”

    云浅月忽然乐了,睁开眼睛看着少年,“怎么?我认识太子殿下很奇怪?”

    少年重新打量了云浅月一眼,没未说话,而是将文书递还给了她。

    云浅月拿过文书,随意地揣进怀里,对他道:“公子若是没话再问,我就睡了啊,太子府您认识路吧?既然做好人,就做到底,劳烦送我到太子府门口。”

    少年看着他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云浅月当他默认了,便真的睡去。

    马车来到城门口,城门的士兵见到来人,都不用说话,连忙打开了门,让其进城。

    马车进了城之后,少年对外吩咐道:“凌墨,去太子府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您还真信她的话啊?如今可是深夜。”小童提醒少年。

    “去就是了!”少年沉声道。

    小童似乎不敢再反驳,马车向太子府而去。

    大约走了三炷香时间,马车在一处府邸门前停下,小童讶异地看着府门大敞而开,靠着门框懒洋洋站着的人,惊异地道:“太子殿下?”

    深夜不睡觉,站在大门口,实在令人惊异。

    “哦?什么风将我们的大将军给吹回来了?还是来了我这太子府?”南凌睿的声音响起,还是一如既往,风流张扬。

    少年挑开车帘,看了南凌睿一眼,面无表情,“我车中有个女子说是太子殿下的亲戚,太子殿下不妨过来认认亲。”

    南凌睿挑了挑眉,踱着步子慢悠悠来到车前,就着少年挑开的帘幕看了一眼,伸手去拧云浅月的耳朵,“死丫头,什么人的车你就敢上?还敢睡觉?给我赶紧滚起来!”

    ..

    520小说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,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,如果您觉得520小说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!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!

    520小说高速首发纨绔世子妃最新章节,本章节是第二十七章 催眠唤醒地址为http://520xs.com/17658/5747690/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